菠萝菠萝蜜视频在线播放

无限免费充值软件

……

倒了两碗水,在郭守云边喝边消食的时候,一个扎着麻花辫,身穿有几分陈旧的淡红色童装,苹果脸大眼睛,看上去萌萌的姑娘一路跑过来,停在了中年老板的摊位前。

“马叔叔,我要两个煎饼果子!”姑娘脆声道。

“哦,是囡囡啊,你等一下,叔叔马上给你做!”

姑娘用力的点了点头,两个麻花辫晃荡着,脸上认真的表情惹人怜爱。

做一个煎饼果子用不了五分钟,在马姓中年人熟练的操作下,两个煎饼果子很快就出炉了。

“心烫”

姑娘踮着脚又高兴又心的接过装煎饼果子的塑料,然后从衣服左侧的布里,非常认真而又郑重的掏出一张有些折皱的十美元钞票递了过去。

“叔叔,给钱!”

看着白嫩手里的美元,马建国笑着摇了摇头,“用不了这么多,叔叔给你找钱。”

“不要,不要!”

姑娘空着的左手连连摆了几下后,语气急促,脸上透着焦急道:“爸爸马叔叔赚钱不容易,不让找零钱!…马叔叔再见”

雪天长发美女鼻尖泛红美丽动人图片

“等一下!”

连忙叫住准备转身离开的姑娘,马有亮从桌面下边的格子里掏出一个苹果递了过去。

“给,拿去吃吧!回去跟你爸爸我给的”

姑娘明显很眼馋马有亮手里的大苹果,但因为家教很严的关系,又不敢伸手去拿。

见此,马有亮从摊位后面走出来,把苹果塞进了姑娘手里,和蔼的摸了摸她的脑后,安慰道:“放心吧,一会我去跟你爸爸,不让他你”

“谢谢马叔叔!马叔叔再见!”姑娘犹豫了片刻后,终究拒绝不了美食的诱惑。

“囡囡再见,路上心点”

“知道了!”

“好乖巧的人儿,看着就让人喜欢!”

看着愈来愈远的身影,郭守云不禁赞叹道。

“是啊”马有亮附和着点了点头,“囡囡这孩子看着就招人喜欢。可惜就是命不好,年纪不大就没了娘,跟着他爹在这美国饥一顿饱一顿的,唉…!”

深深的叹了气后,马有亮话锋一转,愤愤道:“都这美国遍地黄金,来的人都能赚大钱,结果到了这里才发现他娘放狗屁,这日子还不如在国内。”

郭守云看了他一眼,没多什么。华夏改革开放,人心思变,总觉得国内没有国外好,所以从八十年代后期一直到二十一世纪初,上至达官显贵,下至贩夫走卒,一门心思的往国外跑。可惜国外也并不是想象中的天堂,这里隐性的阶级压迫和剥削有时候甚至比华夏更严重。

因此在后来也就产生了那种令人啼笑皆非,又不禁心生感叹的怪现象:工程师在国外刷盘子,科学家在国外当跑堂等诸如此类的事情。反而是那些留在国内的人,绝大部分都通过自己的努力,成了各领域的顶级精英。

所以,在绝大多数情况下,踏实努力往往比投机更容易取得最后的成功!

“老板,我们也吃好了!”

等马修把最后的煎饼果子咽下去,喝了半碗水后,郭守云站了起来。

“那你们慢走,欢迎下次光临!”

郭守云点了点头,道别后带着马修继续朝更后面的夜市走去。一边散步消食,一边漫无目的的扫过旁边的书摊、旧货摊和吃摊之类,没几分钟,这个不大的夜市也差不多逛到头了。

“咦”

惊讶一声后,郭守云快步上前,在一个画摊前停了下来。能够吸引他注意力的自然不是西方常见的油画,而是一幅幅工整的摆放在摊位上的华夏传统水墨画。当然书画不分家,所以旁边也有几幅书法,不过数量不多罢了。

在美国,那怕是华人街也没有几个卖华夏书画的店铺,更何况还是水平不错的作品。

简单的在这个六七平米大,十几幅大不等的书画,用一块塑料布直接摆在地面上的摊位打量半响后,“老板,这些字画怎么卖?”

“你要哪幅?”

字正腔圆的普通话,让身穿有些陈旧的藏青色外套,容颜消瘦,发髻中微微泛白,老旧的黑框眼镜后面一双不算大的眼中透出睿智之色的中年人放下手里的食物,惊异的打量了一下对面的年轻人后站起来道。

“爸爸,囡囡刚才见过这位叔叔”

看着郭守云,抱着煎饼果子吃的正欢,唇角沾着豆瓣酱,用后来的话萌化了的姑娘伸出白嫩的手扯了扯父亲的衣袖后脆声道。

郭守云微笑着朝她点了点头,目光转向中年人。

“我想要这幅腊梅图!”

上辈子一句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的励志诗,贯穿了他中学时期六年的艰辛求学生涯,也让郭守云对梅花有着别样的喜欢。而且,这幅腊梅图,艳而不俗。虽只有一株老枝,却苍劲犹若虬龙梅花看似寥寥,在大面积留白的图画中,却透出一种顽强的生命力,意境实在难得。

而且这幅腊梅图篇幅超过六尺,落款题识一样不缺,很符合郭守云的审美观。

“这幅画20美元!”

“20美元吗!”郭守云心中惊讶,价格出乎他意料的便宜。不过想想也正常,毕竟这是美国不是华夏,更不是十几年后华夏影响力遍及球广受欢迎的时代。受此影响,华夏的艺术品,尤其是书画艺术品价格不高也就不奇怪了。

支付了20美元,把打包好的腊梅图交给马修后,郭守云再次打量了一下画摊。

“老板,这些画都是你自己画的?”

“是!”

“佩服,难得在美国还能看到技艺这么高超的大家!”

郭守云相来对在书画、篆刻、琴棋等在华夏传统技艺上有着深入研究和水平的人非常钦佩,所以对这个中年人,他很有兴趣多聊两句。

“妙赞了!不过是仗着这门手艺养家糊而已!”中年人谦逊的摇了摇头。

郭守云笑了一下后,目光转到正好奇的睁大眼睛打量着自己的姑娘身上,“这是你女儿吗?长得乖巧玲珑,很招人新欢!”

“囡囡,叫叔叔!”中年人点头后道。

“叔叔好!”

“你好!”

微笑着朝姑娘挥了挥手后,想想自己身边也没什么能拿得出手的礼物。再想想之前煎饼果子摊老板的话,郭守云心中有了主意。

“敢问贵姓?”

“免贵姓刘”中年人回道。

“刘先生,我很喜欢你这些字画,你看看它们总共值多少钱,我要了!”

“要?”刘知行愕然。

“对我刚搬了新家,想要一批书画装点。可惜逛遍了华人街也没买到几幅满意的。反倒是你这些作品,梅兰竹菊,石林鹰花,不仅技法高超,难得极富意境,我很喜欢!”

郭守云虽然不会国画,但好歹在大学的时候也上过艺术品鉴赏的选修课,多少还是了解一些。

“很感谢您的看中,不过我这里部作品加起来上百幅,数量太多了。你还是从中挑选几幅带走吧!”

刘知行的劝让郭守云心下诧异。做买卖的都是千方百计挖空心思的卖东西。像他这样,把上门的生意往外推的,不没遇到过,但也是极度稀有的少数。

看他神色中不似作伪后,郭守云心中也不由高看此人几眼。

…………………………………………………………………………………………………………………………***无限免费充值软件